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 今天是:

手机APP | 农业厅办公系统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湖北省农业厅-湖北农业信息网

图文:飘扬在田间的一面旗帜——记扎根农村50余年的退休高级女农艺师李文英

发布时间:2011-07-13 来源: 农村新报 【字体:

       

  
10日,李文英被授予“荆楚农技推广先锋”称号

李文英夜晚在卧室里整理农技笔记


  武汉长大的李文英,在基层为棉农服务30多年,退休后又坚持义务服务21年。她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用自己的言行,诠释着一个共产党员对事业、对农民的深厚情怀。
  
  连日来,省委常委张昌尔、副省长赵斌、省农业厅厅长祝金水、宜昌市委书记郭有明等作出批示,对李文英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给予高度评价。省科技厅和省农业厅也分别授予她“全省科技服务标兵”和 “荆楚农技推广先锋”称号,并号召全省科技、农业系统工作人员向她学习。
  
  辛苦工作,一切只为农民增收
  
  1957年,华中农学院(现华中农业大学)毕业的李文英,来到棉区枝江市从事农技推广工作,一干就是50多年。
  
  “枯黄萎病是影响棉花增产的大敌,一定要攻克它。”1977年,李文英只身来到四面环水的百里洲岛上,蹲守在试验田里,用常规品种作母本,抗病品种为父本,反复进行杂交、回交试验。其间,为了缩短繁育周期,她离别丈夫和儿女,远赴海南进行抗菌棉种的加代繁殖。
  
  经过十年艰苦研究,李文英终于成功选育出抗枯黄萎病新品种 “鄂枝3号”。该品种通过省级鉴定,先后在全省8个县市推广,亩均增产30%以上,累计为棉农增收超过千万元。李文英获得了“全国农林科技推广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1996年,李文英在《中国棉花》杂志上看到一种抗虫棉良种“标杂棉A-1”,她马上自费购回2袋种子,找到董市镇洪治村农民李家才,请他试种2亩。“抗虫棉?没听说过。万一种子不行,一年的收成不就全完了!”任凭李文英好说歹说,李家才就是不同意拿出田块试种。
  
  看这阵势,李文英拍胸保证:“两亩田就是一朵棉花不收,顶多损失1000多元。我有退休工资,赔了算我的,赚了是你的。”李家才这才答应下来。
  
  播下种子后,李文英三天两头往李家才的田里跑,观察出苗率,跟踪记载苗期、蕾期、铃期、桃期表现及虫害情况。李文英根据试验记录写出试种报告,寄给远在石家庄的该棉种选育人赵敬霞研究员,交流经验,适时指导李家才按规范种植。
  收获的时节,李家才2亩抗虫棉单产皮棉105公斤,比其他田高出30%。
  
  唯恐给农民添麻烦,一心服务这方热土
  
  工作了33年后,1990年李文英退休,这时候她的孙子才两三岁。家人希望她能回到武汉居住,带带孙子,颐养天年,但李文英拒绝了,“与乡亲们打了半辈子交道,几天不与他们在一起,心里就空荡荡的。”
  
  李文英回到了枝江,免费为农民教授农业生产技术。
  
  第一个服务点选在枝江城郊白家岗村,为两户棉农周宜福和游韵军传技,小面积推广“中棉12”、“89-15”。20年过去了,白家岗村早已改棉为菜,但游韵军清晰地记得,两个品种抗病性好,棉桃大,便于拣花,他当年收入过了1万元。
  
  董市镇洪治村是三峡库区移民安置点。来自山里的20多户移民对棉花种植一窍不通。
  
  李文英首先选择移民望运富的棉田,从零起步,手把手地教他试种“太仓502”新品种。李文英逐株系上塑料袋作标记,以便跟踪观测记录。
  
  眼看棉苗一天一天长高,不料,不知道那些标记重要性的望运富将塑料袋全扯下来扔了。
  
  大半年的试验半途而废,李文英既痛惜又无奈。但第二年,她又跨进了望运富的棉田。“李婆婆没有甩下我们不管。”望运富说,他家去年仅棉花一项就收入8600多元。
  
  李文英把电话号码留给村民们,自己的本子上也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村民的电话,以便随时联系。
  
  洪治村妇联主任赵芹说:“这些年,李婆婆走遍了全村,接受服务的农户别说给她付钱,就是想请她到家里吃顿饭也没有机会。李婆婆每次来,随身的布包里总是装着馒头和凉开水,那就是她的午饭。她唯恐给农民添麻烦。”
  
  如今,洪治村90%的棉田种上了抗虫棉,去年亩产籽棉提高到350公斤。
  
  因为不会骑自行车,李文英田间调查全靠步行。洪治村的村民给她算了笔账:李婆婆退休21年来,在他们田间走过的路程,超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生活上,李文英极其简单朴素。简陋两居室内,几件老式家具多年没变。身上几件稍好一点的衣服,是几个妹妹送给她的。一顶草帽,一双胶鞋,一个蓝布包,是她下乡的“三件宝”。
  
  但为农民办事,她却大方得很。枝江市的干部算了一笔账,李文英退休21年来,自费下乡用去车船费3万多元,赠送给贫困户的种子、肥料价值6万多元,还自费1万多元为农民编印农技资料,几项合计支出超过10万元。
  
  “农业科技人员就是要接地气,扎根农村,服务农民。”李文英做到了,她唯一的愧疚就是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家庭。
  
  她和丈夫是大学同学,都是事业心较强的人,一家人长期分居四地。儿子6岁时,先被送往广州的爷爷家,后来又转到武汉的外婆家。女儿只8个月大,也被送到外婆家。当时李文英每年只能回去看一次。女儿会说话了,却只肯叫她阿姨。
  
  2007年9月,李文英大学同学毕业50年聚会,她是到场的同学里最穷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穿着解放鞋的人。当年要好的几个女同学要去给她买新衣服,有的同学要给她钱,都被她婉拒了。
  
  不管是家庭的烦恼,还是同学见面时的窘迫,都没有让李文英放下心中对农民的牵挂。“我就是舍不得离开农村。我觉得,离开了农村,我就像无水之鱼,一肚子的知识没有了用武之地。我知道,农村离了我,天塌不下来,但我真的离不开那些农民兄弟和一望无垠的棉田。几十年来,无论有多少委屈,只要走到了农田里,什么杂念都没有了。”
  
  “我要把知识全献给农民”
  
  李文英扎根农村50多年,一心一意为农民服务的事迹,先后经《楚天都市报》、《湖北日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被誉为“棉花奶奶”。
  
  9日下午,已是78岁高龄的李文英在省农业厅座谈时,对厅长祝金水说:“我生活和工作上都没什么困难,我现在只有一个理想,就是把我肚子里的知识全献给农民!我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集合更多力量,把棉花种植技术传递到农村,传授给农民。”
  
  “农民太需要技术,太需要农业科技人员了。”李文英说,“年轻人不愿意种田,于是农民越来越老,接受新知识新方法的能力越来越差,现在的很多新技术他们都不会用,也无法学,农作物产量上不去,而且很容易遭虫遭灾。”
  
  李文英认为,这种情况更加凸显了农技人员的重要性。“比如一个电视机,你让五六十岁的老农民看说明书来用,他肯定不会用,但如果有个人直接告诉他按什么键开机,按什么键换台,他还是能学会的。”“其实就是很基础的工作,但刚好符合了农民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