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 今天是:

手机APP | 农业厅办公系统登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湖北省农业厅-湖北农业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 >> 正文

逼出来的"按户连片耕种"--湖北土地确权"沙洋模式"调查(上)

发布时间:2015-11-04 来源: 农民日报 【字体:

 分散种田弊端大,旱涝灾害冇得法……连片耕种就是好,田好管来水好调……”今年6月以来,这首《连片耕种颂》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农村地区广为流传。

  沙洋县毛李镇三坪村从1997年开始谋划,到2003年整村实现按户连片耕种,户均只种一片田。2000年左右,沙洋有些村庄在按户连片耕种上进行了自发探索,以三坪村最具代表性。

  2014年,沙洋县借着启动新一轮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的东风,以官垱镇鄂冢村、马良镇童沙村、拾回桥镇马新村等3个不同类型村为试点,推行确权带连片,均取得90%以上的高连片率。20154月,荆门市委书记别必雄在沙洋试点总结上批示:请各县市区认真学习借鉴沙洋县的经验。副市长郑中华要求,要通过土地确权试点工作,进一步提升完善按户连片耕种经验。

  今年528日,按户连片耕种做法开始在全县推广,截至930日,全县连片面积84.14万亩,总体连片率已达89.53%沙洋县委书记揭建平告诉记者,结果超出预期,这与农民群众和干部的真心拥护和共同努力分不开。

  沙洋县副县长杨宏银多次到三坪村调研,他认为,从三坪村推行按户连片耕种后的十多年实践来看,农户种田劳动强度降低,水电路可均衡布局,生产成本下降,效率大幅提升,社会和谐稳定,土地纠纷上访零记录。开启这项工作的时任三坪村村支书杜龙兵深有体会:按户连片耕种有利于村民的生产生活。

  每户承包经营地块过于分散,带来诸多问题与不便

  三坪村位于江汉平原西北和荆山余脉东南的山岗丘陵过渡地带,全村6个村民小组、230户、1009人,耕地面积2070亩,塘堰500亩,荒山600亩,人均2亩多耕地,以水稻-油菜/小麦种植为主,是典型的传统农业村,如今真正在家务农的劳动力已不足200人。

  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以来,三坪村和全国大多数村一样,根据距离远近、土质肥瘦、水源好坏搭配,将土地平均分到各承包户,一家农户耕种十多块零散田的现象比较普遍。

  今年62岁的三坪村一组村民肖家新说,2002年以前他家2个劳力种了9亩多田,分散在26块,东南西北都有,仅从夏收到插完中稻就要干一个月,为了给一块不到3分地的田块放水,要用板车把5卷塑料管和3卷电线拖过去,放弃吧,舍不得,但耕种起来太费神,劳力完全被拴在土地上。

  今年40岁的5组村民肖辉禄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务农,他说当时他家的田最好、最差、最远,四面八方肥瘦都搭配了一点,种田要把全组跑遍。

  那时我还有劲,如果现在再种小块田就跑不动了。今年69岁的村民雷清河回忆说,他家有块地面积不到9分,离家1里多路,没路机械进不去,收获的时候,他跟老伴两人又割又捆又挑共57捆稻草,腿跑断腰压弯,要干一天一夜直到东方红才能收完这块田。

  三坪村处在4个乡镇边角交界,地理位置偏远,国家项目从未光顾,农业生产尤其是灌溉条件非常差,2002按户连片耕种以前正常年景都有近300亩绝收或减产。杜龙兵说,村里曾靠荆门漳河水库三干渠放水,灌溉时花钱买水,全村劳力不分昼夜要守候在10公里的渠道上,怕中途被别村截走水源,由于水渠年久失修漏水,能有一半押回就不错,水到村后也是纷争不断,各组各户都想争先放水,矛盾时有发生,村干部太难当。

  远水终究解不了近渴。1994年后三干渠已无水供三坪村下游,只有靠毛李镇郭山泵站三级提水,大旱年仅水费(共同生产费)高达亩平360元以上,当时还有其他税费,农民苦不堪言,青壮劳力纷纷背井离乡外出务工。

  当村里大部分农户家中只有一两个50岁以上劳动力种田时,农闲时尚可勉强应付,农忙时则劳力更显不足,撂荒现象逐年突出。

争论不断,五年开会上百次讨论方案

  我国农村土地第一轮承包期满后启动二轮承包,至2027年三十年不变。土地按户连片耕种涉及经营面积、界限、区位等,程序繁琐,二轮承包后农民分散化、碎片化种田基本没变。

  二轮承包时,三坪村有村民提出,希望村里组织出钱出力,通过整修和开挖堰塘、打机井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农田灌溉问题。当时不同农户的田混在一片,要建成新的基础设施并形成农民自发管长远的机制,需要改变耕地分散的现状,必须抢抓一轮承包结束二轮承包开始这个历史性的时间节点,因为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调地国家政策是允许的,如果二轮承包确定后再调整土地则与国家农地政策相违背。何去何从,在当时就争论不断。

  村民们对按户连片耕种的呼声越来越高,杜龙兵看在眼里。1962年出生的杜龙兵25岁就开始当村干部,1995年任村支书,年轻力壮想干事,他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时间节点。三坪村是幸运的,因为国家在二轮承包时自1998年至2003年给了二轮承包5年的完善期,三坪村得以在完全符合国家政策并有充裕的时间从容启动并完善了按户连片耕种。杜龙兵带着村干部挨家挨户征求意见,通知到包括外出务工的每一户村民。

  1998年冬至2000年,三坪村村两委组织村民代表到本县已先启动按户连片耕种的官垱镇双冢村、后港镇安坪村等地学习取经。到2002年,三坪村先后因按户连片耕种工作,组织村组干部、党员、村民代表、普通村民参加的讨论会议百次以上,有时候为一块地、一块堰塘划到哪一片就要开几次会,以组为单位因地制宜落实按户连片耕种方案,收集关于面积划分、水源灌溉等意见1000多条。

  按讨论结果,三坪村首先统一平均分配宅基地和菜园自留地,按照国家有关政策规定,多退少补,调整到位。

  难度相当大,回想起当时碰到的阻力,做了大量工作,现在想起都怕。三坪村时任治保主任肖云回忆,有的宅基地还涉及到百年祖业,为了公平划片,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处理好。

  再是整修机耕道。按规划全村要在原有0.34米的田埂上,左右各拓宽约1.5米,修出3米多宽机耕道。有一些老人出来反对,说路修宽了,占田多,1米多点能走板车就行。杜龙兵回忆说,他们想法是好的,不想浪费一点耕地。跟村民做工作在注意方法的基础上还要带着感情,后来是每家每户都出劳动力当义务工,修成了总长2万多米的机耕道59条。按户连片耕种后的这十几年里,村民又自发修了不少机耕道。

  就这样在1997—2002年的时间里,村里陆陆续续集中力量解决宅基地、菜园地、用水用电等公用设施建设问题。2002年全村农机不超过10台,如今已有500多台,全村基本不用弯腰插秧。预先留出的机耕道为成功按户连片耕种、适合机械化作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两次抓阄加上自愿调整,确定按户连片耕种地块

  2002年秋收过后,三坪村在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以小组为单位,各组织8—10名代表,用2班人、2根尺同时开始丈量土地工作,并组织抓阄分片。对责任田按土质好坏、中稻产量高低、水源灌溉便利、离村湾远近等条件折算了面积,塘堰随耕地划入片区,给每块土地编号,印发给所有农户一户一册,不漏一户签字同意认可。

  耕地基本上按三等九级,各方面条件都较好的,以800平方米算1块田;条件都不好的,1200平方米算1块;条件一般的1000平方米算一块。70%的田都是按一般条件算,每小片田约10多亩耕地。

  以1组为例,根据全组群众事先讨论,1组的340亩耕地划为4个大片区,保证每片区有塘,第1大片区有8小片田、第2大片区6小片田……为避免将来人数有增有减变化大,考虑到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国家政策,村民们认为以户为单位抓阄更公平。20021组户口在村的共32户,抓32个阄。

  为把可能发生的问题缩到最小范围,抓阄分两次进行,第一次抓分片的顺序,有1—32个数字,按事前约定,如果抓到数字1—8号则分在第1大片区,抓到9—13号分在第2大片区,依此类推。第二次抓分田的顺序,是在各大片区内进行,抓到各自数字则分到相对应的小片田块。

  各户主抓到田块后,可在当天根据田块离自家远近等因素私下进行互换,然后签字确认,登记上册,报农村经管部门备案,核发证件,确权到户。

  按户连片耕种尽量体现公平,有农户家以前地少的,现在平均后,地多了,这部分家庭没意见。有的家庭以前地多的,现在地少了,或者位置相对不太好了,这些都得做工作。让群众都同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只有本着为大多数人谋利的心态把事情做好。杜龙兵说,连片后,节省了劳力,方便了耕作,矛盾纠纷减少了,有的农户也许比以前稍少点田,但人轻松自由了,收入途径增加了,仅从购房看,现在全村230户,有150户在荆门市区、沙洋县城买了房。

  连片后26块田调成1片田,跟周边几户合伙打了机井,堰塘管理也更主动,抗旱再也不需要那么多电线和水管了,机械化生产威力大着呢。村民肖家新说,现在老伴不再下田,他家1个劳力,还流转了弟弟家的田,种20多亩,自家所有农活半个月干完,农忙时中午还可休息2小时,家里现有2台插秧机能帮别人插200多亩田,业余时间自己还能就近出去打短工赚外快

  60多岁的老农还能相对轻松高效来种田,这在沙洋连片耕种地区随处可见。杨宏银认为,2015年湖北全省土地确权登记是推行按户连片耕种的重大机遇,但同时也面临基层干部存在畏难情绪、人手缺乏等问题。如果字当头,完成上级规定的确权颁证这个规定动作就可以了,可农村改革,必须字当头。沙洋县有成功的实践经验,干部队伍也具备很强的操作能力,完全可以先行先试。

  担任多年荆门市委政研室主任的沙洋县县长谢继先认为,三坪村的按户连片耕种历史性地抓住了二轮土地承包这个时间段,给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为当前的土地确权探索了经验。按户连片耕种后,仍需更多外力支持,整合相关涉农项目资金,推进基础设施配套建设。